• 浅析淳安县县乡公路旧路改造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已经陪妈妈一同看过这部片子《妈妈,再爱我一次》,妈妈泪流满面,啜泣不已。我问妈妈:“妈妈,你怎样哭了?”妈妈说:“孩子,总有一天你会大白的。” 已经与妈妈一同听过这首歌曲《世上惟独妈妈好》,我发觉有冰冷的泪水流淌在妈妈的脸上。我不解:“妈妈,为何不开心呢?”妈妈说,“孩子,总有一天你会大白的。” 已经跟妈妈一同读过这首诗《纸船与母亲》,妈妈蜜意诵读,眼眶潮湿。我笑妈妈:“妈妈,你也太懦弱了吧?”妈妈说,“孩子,总有一天你会大白的。” “母亲”,一个一般的称说,真值得如此激动?随着年纪的增大,逐步地我有些大白了,直至让我齐全大白的是这么一件事: 一天早晨,我发高烧,躺在床上痛苦地嗟叹着。爸爸不在家,里面又下起了大雨。妈妈心急如焚,背起我就往医院里跑。雨下得很大,雨水打在妈妈的脸上,刺痛了妈妈的眼睛,恍惚了妈妈的视野,致使妈妈脚步踉蹡,一不留神扑倒在地。就在倒地的一瞬间,妈妈用一只手硬生生地撑在地上,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把我按在她的身上。随即,妈妈又敏捷地爬起交游医院奔去。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……当我醒来时,发觉一切是那样熟习:雪白的床单,精美的书包,还有妈妈那慈爱的眼光。我登时认为保险、祥和,于是又沉沉地进入了梦乡。在梦中,我见到外婆拉着妈妈的手,妈妈显露孩子般的愁容 效用,而我则幸福地躲在妈妈的死后…… 第二天醒来,我对妈妈说:“妈妈,咱们采些菊花到后山去看看外婆,好吗?”登时,我见到妈妈又落泪了,但这次是会意的泪水。(指点老师:陈康和)

    上一篇:浅谈综合教学法在音乐教学中运用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